女掌柜不容易
作者: 佟雨航     日期:2018-03-07
  李秋芳是我在参加烟草公司举办的培训班中认识的,她一头干练的短发,给人一种女强人的第一印象。除了交流各自的生意经外,听说我喜欢业余写作,她便向我打开了“话匣子”,讲述她这些年来当女掌柜的不容易。

  我做女掌柜完全是“赶鸭子上架”。老公原来在村小学做代课老师,后来嫌代课老师工资太少,不干了,回家来开起了食杂店,想挣“大钱”。然而,老公“一介书生”根本不会做生意,把食杂店开得乱七八糟,不是货物积压,就是货品断货,再就是账目混乱,开了不到半年,一算账赔了几千块。

  这时,老公又怀念起当代课老师的日子,觉得和孩子们在一起诵读唐诗才是最快乐的,于是和我商量打算把食杂店关了,重新回到学校去代课。可说的简单,哪有那么容易啊?柜台、商品都已经在那里了,不做了这些东西怎么办啊?老公对我说:不如你接手干吧。于是我“赶鸭子上架”成了食杂店得女掌柜。

  俗话说:干一行就要爱一行。既然我做了女掌柜,就要把这个掌柜干好。从第一天接手食杂店起,我就决定要把食杂店经营好,管理好,实现扭亏为盈。一个身体单薄得女人,要想经营好一个食杂店并不容易。我每天起早贪晚经营着小店,整天忙得“脚打后脑勺”,进货搬货都是我自己动手,店里没钱进货了也是我回娘家借,丈夫对食杂店的事情不闻不问,一心只教他的“圣贤书”。有时,我气得真想一跺脚把食杂店给关闭了,但转念一想关了店铺光靠丈夫那杯水车薪般的工资生活,我们一家子还不得喝西北风去,于是咬咬牙就忍了,依然每天起早贪晚地经营下去。

  那年月在农村开食杂店虽然竞争少,但依然在方方面面都遇到了很多令人头疼得难题。比如,赊欠的问题。那时候,农村很落后,农民们很贫穷,村子里拿现钱买东西的人不多,大多数农民都是先赊账拿东西以后再还钱。所以每到年关岁尾,追讨欠账就成了我日常的主要工作。我们天吃了早饭就开吃出去跑账,从这个屯跑到那个屯,出了这家进那家。顶着寒风,冒着风雪。遇上通情达理的人家,你去上一趟就立马把欠账还了;遇上嚼牙耍赖的主儿,你就是踏破铁鞋生一肚子气也未必讨得回来一分钱。

  那一年,我去一个“欠账钉子户”家讨账,求爷爷告奶奶好话说尽就是不给,最后我撒泼发飙,摔破了他家暖水壶他才肯掏出钱来还账,末了硬说我多记了一笔长硬是少还我56元钱。还有一次,村里的一个光棍汉喝醉了酒,受人唆使到我店里闹事,把我店的柜台给砸了。但是,碎玻璃也把醉汉的胳膊画了一个大口子,血流如注。面对突发情况我抛弃个人恩怨,以德报怨找来医药箱,在店里一个顾客的帮助下给醉汉包扎好伤口。第二天,那个醉汉来我店里给我道歉,一叠连声地说我是个好人,他不该受坏人挑拨砸我的店。

  开店十八年,三教九流各色人等,啥人在店里都能遇到,我很多次有惊无险。最惊险的一次是发生在2006年,是一个秋月之夜,我和家人已经睡下了,突然响起一阵杂乱的砸门声,门外有人喊“买烟”。丈夫刚想去开门,我一把拽住了他。我感觉不对,虽说是刚入夜,经常会有人在关门后来买东西,但是我从他们的砸门声中感觉不对。他们砸了一会见无人应答就走了。第二天,我听到后屯食杂店老板娘被人捅死,十几个青年人喝醉了酒买烟,和老板娘发生口角,拔刀刺死人命。虽然那个刺死人命的青年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但一想起那晚的事,我的后脊梁骨就感觉冰凉。

  如今,在我的辛勤努力下,我家当初的那个小食杂店已经发展壮大成一个小超市,店铺也从交通闭塞的村子搬到了交通发达得镇上。我在镇上公路边买了门市,还雇请了两名店员帮忙看店,小超市门庭若市,顾客盈门,一天比一天红火。

我要评论:

网友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