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零售的本质是“术”,何来潮起潮落?
来源: 龙商网     作者: 老愚     日期:2019-1-21

  当下的零售界,以“术”为“道”者多矣。如新零售概念横空出世,人们就以为得到了“九阴真经”,有了秘籍就可以成就一番事业,趋之若鹜。殊不知,就是有了“九阴真经”,那也是“术”,而非“道”。

  说白了,新零售就是个工具,也就是在人工智能下或者说在数字化下,零售业要运用的一个工具而已。工具的本质是商业运转更加高效,更加精准,更加人性化,而不是以工具为大,舍本逐末,忘记了零售业的“道”是什么,在哪里?

  前几天,读了一个文章,说的是“新零售退潮”这码事儿。其实,就工具而言,没有潮起潮落这回事儿,有的却是零售的本质:“人”。如果非要加上第二个本质,那就是“商品”,也就是“货”。就货而言,也是在“人”——消费者——为核心的前提下产生的,货为人服务。

  在“新零售退潮”这个文章里,表达了“新零售作为阶段性产物,已经完成它的使命,即将“退潮”。其中两个变化对零售业影响较大:第一、阿里和腾讯在新零售层面投入的资源或将减少(或者说单独分配到零售行业的资源会减少);第二,围绕新零售做概念的资本逐步撤场”。

  新零售诞生之初是希望建立一套新的商业模式来取代传统零售模式,用互联网界流行的话,就是重构“人、货、场”。因此,无论盒马鲜生、还是无人零售业态、还是后来流行的前置仓、社区团购等诸多新零售背景下的创新模式,都是希望跑通一个独立业态,从而在传统零售企业的蛋糕中分一杯羹。但从这三年的实践来看,新零售提出的各种方法论无法成为一个完整的商业模式,更多扮演着数字化工具的角色。

  “数字化工具的角色”是新零售的本质。不论是盒马鲜生也好,还是永辉超级物种也罢,这样的“新零售”的代表,不过是交易场景的变化而已,“堂食加工”也不过是业态的混搭,但究竟命运如何,还要看“消费者的价值取向”,也就是消费者的认同感。

  “新零售只有局部变量,而无全局变量。”也就是说,新零售这个工具,解决不了消费者需求。

  就企业经营而言,把道与术之间的关系弄拧了,很可怕。从2016年开始,零售界就开始强调“回归零售”本质,但,时间一点点过去,真正“以人为本”研究消费者需求解决消费者需求的企业少之又少,而很多企业被夹裹在“新”的概念当中,找到不到北,甚至有些投资者也为了一些“噱头”砸了重金,想要快速得到回报。

  在这里,笔者想到庄子里的几句话和一个故事。

  在《庄子·天道》中说:“天道运而无所积,故万物成;帝道运而无所积,故天下归;圣道运而无所积,故海内服。”

  “无所积”就是没有堆积,没有塞滞和积蓄的意思。也就是世界变化无常,只要顺应了“天道”不断地变化,才能很好的生存。在这里“有所积”不过是永恒运动中相对的一种存在而已。在这里“圣道”是讲如何顺应人类社会的变化。就零售业来讲,一个企业要是顺应了零售变化,那就能够“海内服”。

  在《庄子·达生》中有这样一个故事:东野稷以御见庄公,进退中绳,左右旋中规。庄子以为文弗过也,使之钩百而反。颜阖遇之,入见曰:“稷之马将败。”公密而不应。少焉,果败而反。公曰:“子何以知之?”曰“其马力竭矣,而犹求焉,故曰败。”

  这里讲出一个道理,就是量力而行。

  东野稷是个训马高手,来见鲁庄公。他驾驭马的姿态那叫高,很牛。鲁庄公见了却认为这不过是拿着尺子画直线用圆规画圈那样简单,就让东野稷表演画一百个圈看看。正好这事儿让多事者颜阖看到,就下定论:“稷之马将败。”鲁庄公不以为然,看着东野稷正表演在兴头上,有破吉尼斯的意思,就没有理会颜阖。后来结果可想而知,东野稷没有表演完就马也累趴下了,人也伤了。鲁庄公很纳闷,就问颜阖是怎么知道的,他回答说:“其马力竭矣,而犹求焉,故曰败。”

  答案是,他的马已经力气不够了,还要去破吉尼斯纪录,所以就败了。

  道理很简单,企业经营者都懂,但为何在过去的几年里,很多企业消声匿迹了,失败了。那就是没有“自知之明”,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,盲目去扩张,盲目去迎合,盲目去创新。在过去的2018年,零售业登记在册的“阵亡名单上”,有外资,有内资,有大卖场业态,也有便利店,更有所谓的“新零售”。

  新零售的本质是“术”,何来潮起潮落?如果新零售真的是一本“九阴真经”,那也要看自己适不适合练这样的“功夫”。练不好,会适得其反。

我要评论:

网友评论: